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一生跨越“几千年”!布朗族老人:我从原始社会走来

时间:2019-06-23 13:54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bulala

核心提示

新华社记者伍晓阳、杨静 在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布朗族乡曼诺寨,84岁的布朗族老人岩章应向记者讲述布朗山的变迁...

新华社昆明6月23日电 题:布朗族老人岩章应:我从原始社会走来……

新华社记者伍晓阳、杨静

在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布朗族乡曼诺寨,84岁的布朗族老人岩章应向记者讲述布朗山的变迁和他的传奇人生(6月13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秦晴摄

84岁的布朗族老人岩章应,一生跨越了人类社会几千年历史。

“以前,我们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。”他说。在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布朗族乡曼诺寨,这位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了布朗山的变迁和他的传奇人生。

新中国成立前夕,布朗山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,社会发育迟缓。

“那时候家家都是住茅草棚。”岩章应说,在他青少年时期,土地属于原始家族公社所有,人们从事原始的刀耕火种,主要种植旱稻,也种玉米、豆类等其他作物。由于生产力水平很低,刀耕火种的收成很少,通常是“种一山坡,收一土锅”。

“寨子所有人家的粮食都不够吃。”他说,所谓富裕的人家,粮食也只够吃半年到10个月,穷人家的粮食则仅够吃两三个月。缺粮的时候,一是靠挖野菜和打猎,还有是靠编竹箩、打篾笆、砍松明(引火的高油脂松木)或者帮工,与住在坝区的傣族人换粮食。如果采到野蜂蜜,那就是“撞大运”了,一小瓶野蜂蜜可以换五六斤大米。

那时,中缅边境的布朗山还面临国民党残军、土匪的骚扰和威胁,本就缺吃少穿的布朗族人民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,更加贫困。

“解放军来到布朗山,我们拨开乌云见太阳。”岩章应说。1952年底,部队武装工作队进驻布朗山,一方面清剿国民党残军和土匪;另一方面宣传党的民族政策,帮助布朗族群众发展生产。“解放军给我们发了锄头、镰刀、种子等生产资料,教我们开垦水田、用牛耕田和栽秧,还给我们送来粮食。”

身穿中山装、头戴黑礼帽的岩章应是一名退休干部和老共产党员。布朗山解放后,他曾担任原布朗山区曼峨乡(今布朗山乡勐昂村)乡长兼民兵总队长。

“当时民兵总队有200多人,步枪、冲锋枪和手榴弹都有,经常协助部队打残匪,所以残匪悬赏500个半开(当地货币),要砍我的头。”说到这里,岩章应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
1958年,岩章应作为民兵代表,应邀到首都北京参加国庆9周年观礼。虽然只是远远地看到了毛主席,他仍然激动不已。第二年,在部队武装工作队队长、特派员介绍下,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60年,他被选送到云南民族学院读书。三年后,他回乡继续担任乡长,直到1984年退休。

在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布朗族乡曼诺寨,布朗族老人岩章应在家里打电话(6月13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秦晴摄

改革开放以后,布朗山乡群众的生活逐渐好了起来。尤其近年来,国家精准扶贫力度空前,当地绝大多数群众已经摆脱贫困,正在迈向小康。如今,岩章应在几个子女家轮流住,颐养天年,身体尚好。

“以前我们布朗山有‘五多’,老虎多、残匪多、疾病多、穷人多、抽大烟的多,现在日子好过了,布朗山变成了茶叶多、楼房多、汽车多。”老人家说,“如果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。”